怨 -《巫怨》(ENEMITE)[MP3]

怨 -《巫怨》(ENEMITE)[MP3]
  • 片  名  怨 -《巫怨》(ENEMITE)[MP3]
  • 简  介  无
  • 类  别  音乐
  • 小  类  华语音乐


  • 详细介绍简介: 这是一张国产的黑暗氛围音乐,据说是限量发行的,网上挺难找,驴子上好像还没人发布,所以就发上来与大家分享一下,希望下完的朋友不要把原文件删除,发扬一下共享精神.这是小弟第一次发布资源,如果有不能下的或者有什么错误请告诉我,谢谢
  • 怨 -《巫怨》(ENEMITE)[MP3]_large

精选评论

唉 可惜啊 极端艺术 支持的人就是少啊
ENEMITE

EVILTHORN前主唱
李超与祝融的合作
HARRFLUS计划的过渡作品


其它相关作品谁发现说说声呢

这是一张不可多得的中国自己的有内容有特色
值得一听的专辑
在杂志
哥特时代
第四期中有所提及

说实话
听完后
我觉得
中国音乐人是越来越牛逼啦。
对了
这专辑最早至少04年就出了
咱国内的黑氛围 大家留源支持啊!!
沒源吶,唉
给点源吧 挂了一个多月了 一点儿没走
Enemite - wuyan - 2004 - [黑暗]2009-02-20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dyingmb.blogbus.com/logs/35451499.html





送上Dying art旗下的东方灵异祭祀团:怨(ENEMITE) - wuyan(巫怨)-2004

特别送给死水静潭兄弟!

Track List:
01- Intro- The Resentment
02- The Head-Stream-River Of Death
03- Blaspheming The Sutra-Disconcerted Mourning Recollection
04- Beckoning The Pneuma-Malefic Roots
05- Sepulture Of All Imago-The Anathema
06- Lake Of Mirror-The Passing Bell To My Son
07- The Ancient Scintilla-Lasthome Of Fury
08- Outro



解压密码: 死水,顶你个臭肺!

下面转载黑潭对怨一个采访:

采访者:黑潭音乐网
受访者:怨

  你好,我们是黑潭极端音乐网,很荣幸你能接受这次采访。这次你发表的“巫怨”让很多音乐爱好者大有“惊艳”之感,但可能是你低调的行事作风让很多朋友还不了解你,先跟朋友们介绍一下你自己以及“怨”这个团吧?
  你们好,首先我也很荣幸能够接受贵网站的采访.其实我很惭愧介绍”怨”这个音乐计划,因为我自己都不知道它属于什么风格,它有没有确切的表达一件事情,有一些声音是否真的是我的乐器发出来的.开始运做的时候我很明确,但是后来慢慢更像是音乐在牵着我走.所以说,我自己并不真正了解”怨”的全部.就我个人来说,我是一个很普通的人,和大家一样每天说说笑笑,喜欢新鲜空气.
  你认为你的音乐邪恶吗,你为什么要投身于创作这种音乐?在精神领域,你有什么信仰?你相信往世来生吗 ?生活中是否有哪些经历让你想要创作这种音乐?
  我认为音乐本身并不邪恶,但是在它播放的同时如果带给人们许多不想看到的画面,不愿想到的情景.又或冷,发抖,那它就邪恶了.我曾不相信任何神佛,但是包括我在内无数人的亲身经历让我坚信我们人类的无知.任何一个不相信某种”东西”存在的人,都无非是幸运的保持着无知而已.在以前的采访中我提到过自己曾被恶梦困扰了很多年,我很害怕,这是事实.恶梦让我坚信那些有不属于我们领域的”东西”存在,恶梦也让我一幕幕的联想更可怕的事情.害怕而又不停的去联想,又愿意联想出更多,这样的矛盾让我愈加的感觉到,”那些事情”也许就是我们本应该去认知的,又或是我们内心深出本拥有的记忆.
  通过“巫怨”,你最想表达的是什么?而你最希望听众从中领悟到的又是什么呢?
  一种古老的恐惧,久远的,我们无法记起的年代,无法洞知的事实.这些东西很难凭一张嘴解释清楚,那种邪恶和恐惧不是厕所里的镜子,不是出怪画面的电视机,也不会是半夜的鬼敲门.是破旧,朦胧的,例如你突然记起了不知道什么年代的什么地方,几十个人围在一起,唱着听不懂的语言,一起烧死了一个孩子.你记得很真实很真实,但就是无法回忆它们和现在的你有什么关系.
  巫怨中一些鬼气森森的祭祀仪式的灵感是从哪里来的?让我想起了萨满教或是民间跳大神,你对民间这类型的通灵活动有过亲身体验吗?
  不好意思,那些活动我从来没有体验过,不过我很喜欢它们.自古以来人们对非自然界的事物表达感情,几乎都是用这种方式.所以在音乐里我很需要这些元素.
  第三首“呼魂-恶根”的唱词好像正是专辑内页中印的那段“咒文”,那是你自己写的吗,还是来源自某篇“经文”?这也是我们唯一看得到的歌词部分,我的理解是篇对自己早逝儿子的招魂咒,能讲讲大概意思吗?
  内页里的文字是我写的.不过”呼魂-恶根”里面没有唱它.我不喜欢歌词.它限制了自己也限制了别人.我知道有太多的好音乐被歌词毁掉了.而且怨是一种很难表达的感情,有也许是我们认识范围以外的真实物质,那么我何必还要用仅23岁的小脑瓜去写它表达能力以外的内容呢.我相信那篇文字很难看懂,包括我自己.它确实与巫人杀死自己的孩子,巫人的怨有关,那么仅仅是一个巫人吗?仅仅是杀死孩子?我们人世间太多的怨,太多的故事….现在,如果我继续解说下去,那么很多人心中”怨”的印象就会随我的话改变.我觉得那样不好,所以无论它是什么,用心去感受就好了.
  专辑中你最满意或者说你认为最值得大家一听的曲子是那首?为什么?
  我最满意的一首作品是”旧煌-怒陵”.那是制作最困难的一首歌.不过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很多朋友觉得它有工业音乐的影子.我喜欢它因为个人觉得那首作品很愤怒很庞大.还有一点楼兰的感觉.
  问个很俗套的问题,你个人喜欢什么类型的音乐和乐队?这次巫怨的创作有受到他们的影响吗?如果有,是哪一方面?
  说实话”怨”确实没有受什么音乐的影响,你也知道就连我自己都定义不了它的风格.不过关于我喜欢的音乐,这么俗套的问题我一定要另类的回答一下,现在的音乐,好听的不好听的好多好多我都喜欢,绕嘴哈哈
  很多朋友好奇你到底是否在专辑中使用了真实的乐器?能介绍一下你在专辑中用了哪些民族乐器吗?能顺便介绍一下你使用的设备或者软件的情况吗?对了,以前听到你说正在学吹埙呢,略有小成了吗 :)
  在这张”怨”里全部的乐器就是一台Roland jv1080和民族音色卡.没有真乐器.当时我只有这么一台音源和一块gina24声卡而已.至今我还很怀念那台音源的声音.现在我用EMU E6400ultra采样器和几台模拟合成器,是为以后做电子音乐准备的.软件大家使用的都一样.关于埙,前几个月我女朋友又送给我一个更好的,现在我已经可以基本完整的演奏”两只老虎”.
  在唱片制作过程中遇到最大的困难是什么呢,在制作过程中有什么特别有意思的事情吗?能跟大家分享一下吗
  那个时候我的录音技术还很差,软件硬件都有很多不会用的地方,经常因为某种声音弄不出来而苦恼,不过后来在混音方面王岳给我了很多帮助.有意思的事情就是通过录怨,我知道了中国很多乐器的声音通过不同的加工最后可以得完全适合死人的声音,为此我很是自豪.
  目前国内做黑暗音乐的音乐人不多,你对他们了解吗?能不能谈谈你的看法
  我周围很多好朋友都在做黑暗音乐,他们都很有才华.说实话我不愿意去了解他们怎么做音乐,他们想做什么音乐.在这种不了解的前提下我总能听到让人兴奋或是惊喜的作品.不过我知道现在中国这样的音乐人都受着设备的困扰,也包括所有的极端金属乐队,我们都很辛苦,也希望以后慢慢会好起来.
  如果把“巫怨”拍成一出电影,你会给赋予他些什么情节,有什么场景和道具会是一定要出现的呢?
  一定是朦胧的,残破,不完整的画面,古老,发黄.没有标准的时间,一定有一条河,河的源头不在我们的时代,河里没有水,流动的全部是死人头发,全部是怨.河要活人的命,河从远古的巫人那里流来,带来不是歌的歌,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的声音,河的源头两边站满死人,全部是弯着腰,拔完自己的头发扔进河就走.巫人杀孩子,并不是简单的杀一个儿子,站在河的源头,几百个死儿子,继续杀,没完的杀..家家户户都煮着大锅的血,每天都有人用它去洗河中的头发.一切都是为了更多的怨,更多的怨为了要未来人们的命,那里的人都乐此不疲.
  这些就是我希望的画面,就是我说的远古的那个地方,邪恶,狠毒.不过我想在我有生之年很难有机会看到这样一部电影.
  这张专辑的制作过程中有没有什么最特殊或者最让你难忘的事情发生呢,跟大家分享一下吧?
  我和我哥哥一起去照专辑内页的时候曾经发生过一些事情,其中有一张照片把我的一身黑衣服照成了纯白色,再有我们刚要回家的时候撞见有人蹲在路中间拿盆烧纸,而且我脚下也正踩到了另外别人刚烧过的纸灰儿,这些都让我心里很不舒服,不过当时我看对方害怕我好像更多一点哈哈.
  有些人认为创作音乐过程中进入一种精神上的“状态”是很重要的,能描述一下你创作音乐时的状态吗?或许有人会认为你是在一间挂满通灵法器、动物骨骼的黑洞洞的小屋子里埋头做音乐吧 :)
  我感觉做音乐没有那么复杂,在创作的时候我随时可以被打断,随时可以继续,房间挂满Hellokitty我也会做同样的东西出来.至少我还没见到哪个gore grind乐队在创作的时候身边挂满死鸡死狗猪大肠哈哈.
  一直以来,很多人对Dying Art出版列表中神秘的Harrfluss很感兴趣,我是在最近才知道这原来是你早期的一个分身,我还知道你目前还有一些其他分身,包括黑金属,低调民谣等不同风格的,能跟大家大致谈谈这些Side project吗?
  是的.在比harrfluss更早的时候我就一直在和朋友做黑金属,一直在演出,但是很惭愧,这么多年也没能有一个像样的出版物.目前作品有近7首,不能录制主要还是受设备的限制,而且我自己对声音质量要求越来越高,总得不到满足,不过最近正在为5月要出版的一个金属合辑做准备.之后乐队的专辑也一定会录制并出版,只是个时间问题.在早期我和哥哥一起做过一些民谣的段子,但是由于设备等多种原因没能继续,所以也就不值得一提了.
  现在对“怨”以后的发展有什么计划呢?以后有一个明确的方向了吗? 那么对你个人而言呢,音乐上你会想再做些什么尝试
  “怨”的计划是三张专辑,<<巫怨>>只是其中一部.过些天我会开始第二张专辑的工作,我想随着设备的升级,后面的作品应该会有更好的效果.以后我更想做一些电子音乐,Trance或者Techno什么的,为此我已经买了一些模拟合成器开始学习.因为我决定把音乐当作职业,所以自然就要学习制作各种风格的东西,否则以后无法生存.
  呵呵,最后一个问题是:有什么问题是你希望我们问及而被我们遗漏的呢,并且告诉我们你的回答吧?祝你一切顺利。
  哈哈这时候你们说:”借这个机会你对大家还想说点什么吗?”
  我回答说:”恩…谢谢你们对”怨”的关注,也祝福每一个看到这采访的人,这可是美好的祝福而不是诅咒哦.还有我想借这个机会感谢我父母一直这么支持我做这么极端的东西,还有我家最可爱的小人儿每天照顾我.这些是我要借每一次采访机会必须说的哈哈”
可惜啊 发展不起来 专辑肯定是卖不了多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