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rtwangler -《伟大的指挥家:威尔海姆 富特文格勒》(Great Conductor:WILHELM FURTWANGLER)[MPC]

Furtwangler -《伟大的指挥家:威尔海姆 富特文格勒》(Great Conductor:WILHELM FURTWANGLER)[MPC]
  • 片  名  Furtwangler -《伟大的指挥家:威尔海姆 富特文格勒》(Great Conductor:WILHELM FURTWANGLER)[MPC]
  • 简  介  发行时间: 1989年
  • 类  别  音乐
  • 小  类  古典音乐


  • 详细介绍专辑英文名: Great Conductor:WILHELM FURTWANGLER专辑中文名: 伟大的指挥家:威尔海姆 富特文格勒艺术家: Furtwangler版本: [MPC]发行时间: 1989年地区: 日本语言: 德语简介:
    专辑介绍 :
    我们心中的富特文格勒
    (王崇刚编译)
    埃德温·费舍尔(根据1954年12月柏林广播电台录音整理)
    我们为一个伟大的人感到骄傲,他就是威尔海姆·富特文格勒。我们的骄傲中含着悔恨和崇敬,我们不仅要在此时此地记住他,还要把他永远铭刻在心。所有接触过他的人的心中都镌刻他的名字,就像贝多芬的灵魂活在他的心中一样。
    富特文格勒是永久的探求者和战斗者,他的外表是一位贵族,就像歌德的雕像。从他的脸上可以看到浮士德式的焦虑、冲动。他从不满足,总是徘徊在天堂和地狱门前。他多次修改、完善自己的作品。通过这一切我们理解了他生活的中心,和他悲剧的根源。
    富特文格勒希望希望人们把他当作能指挥的作曲家而不是能作曲的指挥家,但从一开始就遇到了困难。从他的《感恩赞》遗憾的首演开始,直到他的晚年人们才听出他作品的真正内涵。他的交响曲刚刚被演出、出版,柏林爱乐乐团的巡回演出使他的钢琴协奏曲得到人们的尊重。总体上说,富特文格勒重复了所有伟大作曲家的命运。他曾经勇敢地支持现代音乐,他首演过的作品永远是他的荣耀。但留在我们记忆中最多的、永远不会被忘记的,还是他对音乐文化中伟大作品的诠释——从巴赫的《受难曲》到瓦格纳的《指环》。
    现在当我们探究什么是富特文格勒音乐诠释的要素时,我们只能从他的录音中寻找答案——那就是他的真实感觉、对于结构的把握,内部和谐的法则,和对作曲家意图的领会。他是少见的管弦乐色彩专家,可以指挥乐队去阐明音符中的所有神秘。
    为了清晰地表达他的思想,富特文格勒经常拿起笔。他的新书《声音与语言》(TON UND WORT)给予我们一个看得见的广泛精神的证明,和他对于音乐重要问题的不倦探索。他演出之后与作曲家或者独奏家交谈时,展示出他对于作品的了解和熟悉,那简直是奇迹:当他坐在钢琴前为我们讲解他对作品的理解时,这是一个多么绝妙的体验。他认为作曲家不可能把所希望的一切都用音符写下来,这就需要“第二力量”,我们管它叫做诠释,还需要有与作品创造者的精神相关联的精神。可以说在富特文格勒身上生长着与贝多芬、勃拉姆斯、布鲁克纳和瓦格纳同样的伟大的精神火花。
    保罗·欣德米特(1955年6月18日在德国政府的颁奖典礼上的讲话)
    我们已经习惯用人物来描绘音乐历史的阶段,他们的名字被当作他们的艺术他们的时代的代名词。帕莱斯特里纳(1525-1594意大利作曲家)和加布里埃利(1515-1586意大利作曲家)是16世纪音乐的标志;巴赫和亨德尔很早就成为巴洛克音乐的代名词。在维也纳古典时期,同样是作曲家成为那个时代所有音乐成就的代表。只有到了19世纪这种情况才有所改变:演奏大师与作曲家一起分享荣誉。舒曼的后面,有瓦格纳、威尔第和勃拉姆斯,同时帕格尼尼和李斯特赢得了与他们同等的声望。同样,那个时期的指挥家汉斯·彪罗也获得了世界的认可。我们亲眼目睹了在我们的时代所有类型的音乐家,不仅仅是创造者还是演绎者,都一起分享名望和荣誉。
    再过几十年我们回顾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音乐生活,特别是传统意义上的音乐,几乎没有一个作曲家可以成为这个时代的公认代表。另一方面,公众更倾向于以音乐
  • Furtwangler -《伟大的指挥家:威尔海姆 富特文格勒》(Great Conductor:WILHELM FURTWANGLER)[MPC]_large